WFU

2021年6月21日 星期一

為你寫的保養全書 肆





契機


我記得是兩年前吧,有個機會可以對台灣的皮膚科醫師演講,演講題目自己訂,我問自己:最想跟我的同行們傳達什麼?

這個問題折磨了我好幾個星期,我甚至還為了這場自我折磨的演講,去報名了一個專門教人家簡報的課程!(事後證明,這個課程雖然自我折磨的指數極高,但是卻讓我登上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)

我還記得,那場演講結束的時候,我根本不敢跟與會的朋友談論剛剛講的題目,只能故作鎮靜的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。那種心情,就好像是跟喜歡的人表白了,還沒得到對方明確的回應,心裡頭七上八下,明明非常在意,覺得自己很丟臉,卻還要保持微笑、顧做大方的感覺。

我到底講了什麼呢?其實,我就是把除了任性、除了放棄的第三條路,在演講中跟大家表白。


第三條路


還記得上次我們講到的超跑嗎?想要擁有超跑,口袋裡卻沒錢,除了任性、除了放棄之外,我想到了第三條路:共乘!

就像共享經濟一樣,一個人負擔一輛超跑不但貸款壓力太大,窮盡畢身的財力,恐怕也只能擁有一台超跑;如果今天,我可以找到三個、五個一樣有超跑夢的人,一起合資買超跑,彼此協調共乘的路線與時間,一起負擔超跑的保養,那不但個人的壓力小了很多,因為有了很多個分母,或許我們可以共乘的,不只一台超跑!

我提出的解決方法,就是找到幾位跟我有一樣困擾的皮膚科醫師,想要幫病人推薦合適的保養品,卻不希望因為龐大庫存壓力而背離了醫師的初衷;想要做出質純精良的好產品,不求大賣只需長銷的,提供給有需求的患者。找到這些人,一起合資生產保養品,以皮膚科醫師的視角,不做誇大宣稱、不做不實廣告,打造出可以放心推薦給病人的保養品。


結果是?


演講完當天,我的感覺,就像是終於卸下了肩頭的擔子一樣,迴響如何?結局是什麼?其實已經沒那麼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曾經為了這個理想,努力過了,就算不會成功,就算會被別人笑,至少我試過了,雙手一攤嘆口氣的輕鬆感,強過在懊悔中用種種理由麻醉自己。

不過,奇妙的事發生了!可能我的痛苦很多醫師都有,可能我的演講有效的傳達出我的想法,總之,那場演講之後,一起共乘超跑的理想,竟然.......有人跟我一起同行!

那天會後,我接到了好幾位醫師的私訊,他們跟我表達他們有意願,一起籌畫製造出專屬台灣皮膚科醫師的保養品牌。

雖然他們願意參與的部分,每個人都不一樣,但是知道有人跟我有一樣的想法,這種他鄉遇故知的興奮感,我到現在,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!(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想要有場可以打動人的演講,記得先去上課,好老師帶你上天堂)

會後大約三個月的時間,我一共找到七位皮膚科醫師,跟我有一樣的想法,於是,這條保養品超跑共乘之旅,出發囉!






2021年6月17日 星期四

為你寫的保養全書 參







醫師在治療病人時,往往會有所謂的"治療指引",治療指引通常會有一步一步的流程,讓醫師在治療病人時有所依規;針對某些疾病,我們會有常規的治療方式,通常叫做第一線治療;當第一線治療失敗,或是種種原因無法繼續時,醫師會換到第二線治療(好像在講廢話)。

上面那段看起來很像廢話的原則,我也把它拿來運用在保養品的建議上,其實,不論怎樣好的產品,一定會遇到不適合、或是就是用不習慣的人。

就好像儘管容貌、個性、身家樣樣都好的女生,未必就能找到疼惜她的老公一樣,因此,為了增加媒合的機會,我通常會挑選二到三種類似卻不相同的產品,提供給有需要的人,有的人是外貌協會,喜歡精美的包裝;有的人是CP值的信徒,俗又大碗就適合他;提供多種選擇,增加媒合成功的機會。

然而,提供多種類似的產品,如果從成本的角度來看,其實是非常不智的一件事。

其一,因為進貨的數量不多,我沒有辦法拿到很漂亮的價格,其二,多種類似的產品彼此競爭,不論哪一種,滯銷、過期的風險都會增加,雖然保養品不是我收入的主要來源,但是因為保養品而賠錢,更不是我希望的方向。

可以照自己的方式,提供多種選項給有需要的人,讓他們選擇一個自己喜歡,而且適合的產品,即使獲利不多,風險略高,但至少我過得心安理得。所以一直到現在,我都用這種模式,推薦我認為適合的保養品給患者。


打磨出理想中的保養品


熟悉的但是、霸特、得魔又出現了,看著一字排開的保養品,雖然每個都是我挑過、我檢查過、我試用過的產品,心中卻隱隱有著一種:如果它可以再怎樣怎樣,該有多好的嘆息。

更不用說在這幾年的開業過程中,遇到的鳥事還真不少,廠商不誠實、換包裝、換成份、換代理、換通路、改價錢,通通都發生過,要找到一個真心誠意長久配合的廠商,就好像要找到一個高富帥而且永遠不變心的男人一樣,只有在偶像劇裡才會出現。

於是,慢慢的,我開始萌生了一種想法:我好希望,能夠打磨出一系列理想中的保養品,使用令人安心的成份、挑選精純來源的原料、減少刺激性、過敏性成份、規規矩矩的做出適合不同膚質、不同疾病、不同部位的保養品;讓患者可以安心使用,讓醫師可以放心推薦。


超跑夢的矛盾


想要打磨出心中理想型的保養品,那種心情,就好像是,很想擁有一台夢想中的超跑一樣,超跑不論外型、性能、加速度、知名度都是上上之選,唯一的關卡就是:口袋裡的錢不夠。

想要製造出心中理想的保養品,如果把心一橫,砸錢下去請工廠生產,這個月下訂、下個月就可以有產品了;然而,有產品跟賣產品,絕對是兩回事。

請工廠量身定製保養品,會有一個最低生產量,也就是說,一次少說也要生產個一千罐兩千罐的,工廠才會願意幫你製造,而這動輒上千罐的保養品,是會過期的,一般保養品的保存期限,大多落在三年左右。

所以問題來了,三年內兩千支保養品,表示我會有存貨的壓力,我必須在三年內,精準一點的說,是在兩年半左右,把這些保養品賣掉,賣不掉的保養品,只能自己當水喝或是放水流了(放水流還要考慮成份是不是對海洋友善)。

有著庫存的壓力,就意味著,我必須拼命的推銷、努力的促銷,否則,研發自己的保養品,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可是我們當初不是說好了,不要為了推銷保養品而喪失了身為醫師把關的專業嗎?不要為了清掉庫存而賠上患者對我的信任嗎?不要因為一點蠅頭小利而遠離醫師助人的初衷嗎?

如果想要擁有心中理想型的保養品,就意味著我必須放棄我好不容易摸索出來的平衡,一步一步的變成那個我不喜歡的樣子,那我還要繼續追求這個理想,去買這台超跑嗎?

除了任性、除了放棄之外,有沒有第三條路,是我可以去試試看、去闖一闖的呢?




2021年6月14日 星期一

為你寫的保養全書 貳







醫療這件事,在全民健保的羽翼之下,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;喜的是因為有著政府作東、社會福利的色彩,在台灣看醫生不但方便而且便宜;憂的是,健保幫醫療劃上一條價格標,大筆一揮,直接就把醫療打成了廉價品。

當醫生的我,也被同樣的價格標綁住了!健保給付的不用遲疑,需要自費的會先在心裡想:這個好像不便宜,而便不便宜的基準,竟然是以掛號費當成標準!


推薦保養品的心魔


診所看診的掛號費加上部分負擔,每次去診所看醫生,大約只需要新台幣兩百元就能搞定,高屏地區很多地方甚至只要一百五十元就能看醫生,而市面上,有什麼保養品是低於台幣兩百元的呢?(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常常推薦凡士林了吧!)

除了被價格標綁住,當醫師的我,還被一種奇怪的心理給絆住:我是醫生,我不是推銷員!

於是每次,當我遇到有需要把皮膚保濕做好,膚況需要保養品介入的患者時,當我被問到到底要選什麼產品時,當我開始介紹起任何需要自費的產品時,我的耳邊總會響起吹哨子聲:逼逼逼!你在推銷產品!而吹哨子的人,其實就是我(精神科醫師表示:壓力過大也會造成幻聽)。

除了自己的心魔以外,推薦保養品我遇到的另一個坎,其實是保養品廠商!


廠商的銷售策略讓醫師成了墊腳石


很多保養品廠商,一開始推出產品的時候,為了快速打造產品的可見度,都會請醫師幫忙,他們會勤於在醫學會時擺設攤位,跟醫師們介紹產品;他們會辦各種產品說明會(通常是有附餐的),請有名望的醫師試用產品之後,分享給其他同業;他們會拜訪每一個基層診所,看看有沒有機會在診所擺設並販賣他們的產品。

針對好的產品、有信譽的廠商,這種模式普遍會被醫師們接受,在醫師們推薦了一段時間之後,這家保養品品牌也成功的打入台灣市場,建立了自己的專業地位。

然而,這些好的產品、有信譽的廠商,他們也有自己的業績壓力,醫師們再怎麼推薦,通路還是有限,沒有實質的銷售業績,品牌再專業也不能換成錢,於是,花好幾年終於闖出了一點名堂的保養品,開始往各種通路鋪貨:網購、蝦皮、電商、藥妝店、大賣場、便利商店,對保養品廠商來說,不靠醫師業績反而拉出長紅,有誰還會在意當初幫忙推薦品牌的醫師呢?

你或許會覺得,這個品牌廣受好評,大賣的結果,醫師也會受惠啊!表示當初慧眼識英雄啊!

錯!

但凡商品需要鋪貨,就會牽扯到進貨價與售出價,你一次買的量多,自然議價空間就大(不然團購都是玩心酸的嗎?),大型通路商因為可以進貨的數量多,自然可以取得較低的進貨價,進貨價低,也更有空間可以讓利,而讓消費者有折扣、滿額送、甚至買一送一,即便如此促銷,通路商都還有利潤;因此同樣的產品,可能在診所販賣一百元,超商賣八十元,蝦皮賣七十五元,大賣場賣七十元,再笨的人也知道不要在診所買啊!

這就是我遇到的坎!

我就曾經遇到,同樣的產品,我跟保養品廠商進貨的價錢,竟然比我自己去大賣場看到的售價還要高!我的進貨價,高於別人的售出價,這除了心酸之外,還牽扯出另一個更大的隱憂。


價差變成傷害


我們來試想一個場景:今天你到診所看醫生,看完診,醫生說這個保養品很適合你,你覺得價位也可以接受,就買回家了,回家途中,順道繞進便利商店買飲料,卻發現,便利商店架上竟然陳列了一模一樣的東西,重點是,價錢還比剛剛買的便宜!這時候,你心裡的OS肯定會是:

[厚!無良醫生賺很大!]

不要說你,換做是我,也會這樣想,然而實情是,醫生賣產品,當然有賺錢,但是因為取得產品的價格高,賣的售價也高,雖然你買貴了,但是不代表醫師賺比較多(路人甲表示:我寧可去蝦皮給他賺,也不想給醫師賺這價差)。

對醫師而言,要不要賺這個價差事小,但是如果因為賣這個產品,讓患者對我產生不信任,才是我真正在意的點。

其實對大部份的醫師來說,這些所謂自費產品,不論是保養品、保健食品、營養品,即使能夠帶來獲利,也不會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,而能夠以賣這些保健產品養活自己的醫師,大概也不會繼續當醫生了(但是賣產品的時候一定會大張旗鼓的跟你說他本來是醫生)!

因此,這麼簡單的推薦保養品,竟然可以拉出一拖拉庫的產業鏈,還讓我寫了這幾千字,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我對推薦保養品,是既期待,又怕受傷害!(所以乾脆推薦一個反正我不會賣,也沒有參與投資的"凡士林"嗎?)

醫師推薦合適的保養品,藉此獲取金錢當成報酬,正當合理,然而因為供應商的銷售策略,讓醫生變成了品牌的墊腳石,甚至因此蒙受患者誤解,這才是當醫生的心裡最痛的點啊!


同樣的劇碼一再上演,解方何在?


而悲哀的是,這數十年來,同樣的劇碼一再上演,曾經幫忙推薦保養品的醫師們,一次又一次的做了優良品牌的墊腳石,而這些曾經優良的品牌,也一再打著專業的旗幟,推陳出新的販賣其實早已遠離了專業的產品,消費者開心的數著,這次多買又省了多少,卻不知道往往魔鬼都藏在細節裡。

不過沒有關係,我的本業是醫師,擦保養品擦出問題,還是要回到醫師這關的(菸~)。

面臨這個通路上天下海,跨國電商、代購達人都能活出一片天的無國界時代,身為醫師的我,直接面臨患者兼消費者,自己同時扮演顧問兼推銷員,我又該怎麼做,才如何對得起患者、對得起自己的專業呢?




2021年6月11日 星期五

為你寫的保養全書壹






我是皮膚科醫師,常年在基層診所,第一線為民眾解決皮膚的問題。

不論是天天看到的青春痘,經年累月無法根治的酒糟,三不五時就出現的臉部過敏,季節一變就會陸續報到脂漏性皮膚炎,或是遍布各個年齡層的濕疹、異位性皮膚炎,這些深受皮膚問題困擾的朋友,在聽完診斷、衛教後的第一個問題,常常都是問我:


[醫生,我的保養品/沐浴乳/洗髮精,可以用嗎?]


[選擇溫和的洗面乳、沐浴乳,不要強調深層清潔、去角質、美白這些功能的,通常可以。]我都這樣回答他們。

市售的產品這麼多,同一品牌也可能有完全不同屬性的產品,即使我交代了大致的選購方向,但是我知道,這只是大概的方向,對患者來說,到底什麼叫溫和,什麼叫不強調療效,他們心裡充滿了黑人問號。



市售產品要看全成份


有些比較細心的患者,會特別用手機上網把產品搜尋出來,然而產品購買頁面上,充滿了各種文青式、證據派、故事幫的宣傳,卻往往少了最重要的一個資訊:產品全成份表;還有些更小心的患者,會把產品帶來門診給我看,然而我常常把產品翻過來、倒過去,上上下下、前前後後的仔細檢查後,發現其實全成份表也沒印在瓶身上,可能是打在外包裝的紙盒上,折騰了半天,對產品的內容物還是無從知曉。

運氣好的時候,真的看到產品的全成份標示,然而我也只能擔任"掃雷"的工作,看到產品包含刺激性高、洗淨力偏強、容易致敏的成份,提醒患者:這罐不要用。

但是,患者的問題還是沒解決啊!他們往往下一句就會問:
[這個不能用,好,那醫師,我要用甚麼?]

大多數的時候,在疾病急性期時,我會很認真的告訴他們:
[這幾天皮膚正在發炎,先用清水洗臉,只擦藥膏 ,停用所有的保養品!]

這一招在急性期很有用,但是麻煩的是,急性期會過,病人下次回診時,還是會問一樣的問題:
[醫生醫生,請問我現在可以擦保養品嗎?]



我最常推薦的保養品


真的要推薦保養品,不論痘痘酒糟濕疹脂漏都可以擦,安全無虞不至於過敏的保養品,其實真的有,那就是皮膚科教科書常常寫到的,街頭巷口不論是便利店、藥妝店、甚至大賣場都買得到的:凡士林!

不是凡士林牌的乳液喔!是那種一罐瓶口很大,擠不出來,要用手挖的,看起來很油,擦起來也真的很油的,油膏狀的凡士林!

[那種喔!厚!那個真的很油捏!]對!我知道你正在這樣想!

通常濕疹的皮膚,乾到脫屑發紅,發病部位在身體、四肢,短時間內擦凡士林,患者大多可以配合,然而麻煩的是青春痘、酒糟、脂漏性皮膚炎的病人,常常一張臉油的地方很油,乾的地方很乾,這種皮膚屏障被破壞,又富含皮脂腺的皮膚,使用保養品就要很注意因材施教,不能有教無類。

什麼叫做使用保養品因材施教呢?其實就是分區保養、因時制宜。


分部位使用保養品


首先要先學會辨認臉上的病灶,我們的臉,皮脂腺含量最多的地方,我們俗稱為T字部位,也就是額頭、眉心、鼻子、下巴這些地方,這裡容易出油、毛孔比較粗大,也容易有粉刺、痘痘產生,這些部位的保養,能少就少,如果不覺得乾,甚至不擦保濕也可以。

相反的,我們的兩頰、眼週則是相對比較不油的地方,這些部位如果覺得很乾,想要擦一點保濕,在不會過敏、不會增生粉刺的前提下,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保濕產品。

但是、霸特,有的人連臉頰都會長痘痘、有的脂漏性皮膚是下巴眉心又油又乾、有的酒糟是連額頭都受影響,這些人的保養品,又該怎麼挑選呢?

我以前的做法是,找尋一些可信賴的保養品,仔細看過它的全成份,自己試用過一陣子後,再根據每個不一樣的病症、不一樣的部位,推薦給患者使用;即使這些我推薦的保養品,我自己都看過、用過,然而,一樣米養百樣人,專門治療過敏的藥都有人會對它過敏,何況保養品?

因此,我的標準做法是:提供一點試用品讓患者帶回家,局部、少量、重複使用約一星期左右,觀察看看擦的地方,有沒有紅、癢、脫皮、長痘痘,如果沒有的話,再大範圍擦拭。

這個做法我用了很多年,到目前為止也能讓大部分來看診的朋友們接受。但是、霸特、得模(でも),我還是遇到瓶頸。




2021年6月6日 星期日

中年人的快樂

 





前幾天跟很久沒聯絡的朋友通話,先就醫學上的問題交換意見,



這年頭在台灣當醫生的優點沒剩幾個,其中一個就是,家人有醫療上的需求,我永遠知道該問誰,才能給我中肯有用的回答。



講完後不免俗的開始閒聊彼此的近況。


「最近過的好嗎?」

「唉~!不就那樣。」

SARS發生時,你不會想知道的那一面





武漢病毒開始發燒,群組中開始出現各地醫院流傳出來的風聲,風雨欲來的感覺,那麼熟悉,那麼恐怖,即將襲捲全台。


那一年,台灣爆發SARS,我是實習醫師,我老公是住院醫師,讓我來跟你說說,你不會想知道的,關於SARS的那一面。

健康飲食的另一邊




一聽到“健康飲食”,我想大部分的人,腦中可以勾勒出一個擺放了綠色葉菜、彩色瓜果的沙拉,搭配清爽白肉、海鮮,點綴一碗糙米飯或是全麥吐司的餐桌。


一聽到“垃圾食物”,第一直覺就是五顏六色的糖果餅乾,配上海量炸雞、薯條,最好還搭配一杯冒著泡泡的碳酸飲料。


那,有沒有介於健康飲食,與垃圾食物中間的選項呢?


就是那種看起來你不會說它是低卡無負擔,跟少油少鹽不同國,可是又不是萬惡的鹽酥雞的那種食物?


就是那種你累了一天,一整天沒吃個像樣的熱食,終於踢掉鞋子躺在沙發上時,腦子裡浮起的那樣食物?


就是那種全家人期盼已久的大聚餐,從好幾個星期前就會交代婆婆媽媽務必要準備的,屬於大魚大肉類型的那種食物。


我們要怎麼稱呼那類食物呢?


我很喜歡美國人用來稱呼那類食物的名字:Comfort food,我自己把它翻譯成:暖心食物。